不内卷,不躺平,这届年轻人还能怎么办

2021年05月29日 14:52新周刊

我们处在一个充满矛盾和建议的世界里。

一方面,职场PUA、内卷、鸡娃等新新词汇浓缩成集体焦虑,让目之所及的所有话题,都随时随地成为我们的生存痛点。

年轻人成为社会这架庞大机器中一个又一个转动的微小齿轮,后退的发际线、不断飙升的体重和辗转反侧的彻夜失眠,都在为这一架年久失修的机器层层加码。

许多职场人正在工作中丧失自我。/《我的大叔》

另一方面,“佛系青年”“咸鱼理论”“摸鱼哲学”等理论主张纷纷提出,我们试图通过这些花式俏皮的说法来抵抗内卷焦虑,抢夺回一些本属于自己的控制权。

然而,这些主张其实并不具备多少话语空间,往往并不能真正指导年轻人的生活。

一方面,社会齿轮疯狂转动,个人逐渐沦为工具人,我们很难真正逃离其中;另一方面,生活的压力、外界的关注,也让我们无法选择完全躺平任踩。

如何在内卷和躺平之间寻找到一丝缝隙,在矛盾之中自我合理化,成为每个年轻人的新课题。

“微躺青年”的出现给了我们一种新的生态选择。

“微躺青年”崛起

陶瓷设计师冉祥飞。/受访者供图

2013年,刚刚研究生毕业的设计师冉祥飞,因为和投资人理念不合,决定离开自己辛苦创办的设计公司,来到景德镇专做陶瓷设计。

如今回想起当时这一决定,他说:“我只是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觉得不重要的事情上。”

之前由于工作原因经常来景德镇,他觉得那里的生活很舒服,生活成本也不高,再加上景德镇自古以来就有成熟完善的陶瓷产业链,选择景德镇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刚来景德镇的时候,冉祥飞全身上下只有200块钱,他不想向家里要钱,只能问朋友借了2万元。最艰难的时候,他每天七八点起床工作,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。

这份努力最终也被别人看见,1个月后,他接到一张大单,偿还了朋友借给自己的钱。之后,他接连成立“一样一生”和“若有光”陶瓷设计工作室,设计制作各式陶瓷家居日用品,让“玲珑瓷”这一非遗工艺进入消费者的日常生活。

千禧年出生的朱河存同样在网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微躺姿势。

12岁那年,他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淘宝店铺,几年时间里,卖过手机钢化膜、五福卡、葫芦娃等等小玩意。2015年,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接触到自律监督师这一职业。

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他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名为“作死杂货铺”的店铺,正式成为一名自律监督师。

自律监督师朱河存。/受访者供图

自律监督,顾名思义,就是客户在店铺下单,要求监督师来监督自己按时完成某样计划。来到这里的客户大多是18-30岁的学生或者独居者,主要诉求是监督他们减肥和备考。

店铺刚开业时,监督师很少,朱河存每天要定十几个闹钟,最多同时监督20多个人,提醒他们“该干活了”。然而,这份工作的收入并不高,据朱河存说,当时的销冠一个月也只能做一百来单,挣八九十块钱。

让人没想到的是,这份看似枯燥乏味的工作,朱河存一干就是五六年,其间接手将近三万单,收获了两万多条好评,把一个只卖监督服务的淘宝店铺做到了两个皇冠的级别。

朱河存参加综艺《上学别走》

杭州的Helen此时正携带着自己的两只爱犬环游中国,她在路上接受了《新周刊》的电话采访。

因为想给两只爱犬找个适合的家,2018年年底,她花光所有积蓄,在杭州郊区租了一套别墅,开办一家名为“宠上天”的宠物民宿,专门接待养宠人群。

宠物民宿占地1200多平方米,有专门的宠物寄养室、美容室、宠物泳池,供宠物们奔跑、玩耍。

来到宠物民宿的顾客们。/受访者供图

当时江浙地区几乎没人开这种宠物民宿,家人和周围的朋友们也不支持她,他们不明白为什么Helen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,非要跑到乡下去开民宿。

两年多时间里,民宿的发展已经初具成效,Helen在杭州养宠圈声名鹊起,民宿平均每周要接待六七十只犬,它们和主人来到这里社交、开派对、过生日……

每年,宠物民宿都有一段时间会暂停营业,Helen会带着两只爱犬环游中国,长则半年,短则一两个月,去年去了大西北,今年打算顺着“长沙—重庆—云南—海南—广州”的路线走。谈及自己这趟旅程,Helen言语中洋溢着挥之不去的兴奋和自在。

冉云飞、朱河存和Helen就是当代“微躺青年”的典型代表。在效率主导的竞争社会里,他们没有陷入自我剥削的内卷焦虑之中,反而走上了一条对抗朝九晚五和世俗评判规则的道路,并在其中始终保持自我的愉悦和价值观统一。

“微躺”的关键是自洽

“微躺”不是完全躺平任踩,既不是屈从于社会压力的得过且过,更不是无力反击之后的纵情享乐,“微躺”是在两者互为镜像之后,真正做到遵从本心、感受当下,并在过程中自我发展、自我成就,最终回馈社会。

经过几年的经营,冉祥飞工作室的发展蒸蒸日上。

一方面,越来越多的陶瓷工作室也开始做起“玲珑瓷”,这一传统的非遗工艺从博物馆飞入更多寻常百姓家。

另一方面,他们的产品走出国门,受到很多外国人的喜爱。2019年,他们的第一套水具系列产品被全世界最大的“应用以及装饰艺术类”博物馆——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收藏。

水具系列产品。/受访者供图

很多外国代理商也从淘宝和微博等渠道找上门来,希望将他的产品卖到国外去。如今,他的产品已经可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、瑞典斯德哥尔摩等地买到。

工作之外,冉祥飞也摸索到了一种平衡、自洽的生活方式。他称自己从来没有焦虑过,这或许跟他务实的性格有关,他一直坚信一句话——“尽人事,听天命”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事情,做好所有打算,也就能够承受所有结果。

那些别人觉得浪费时间、利润太低而放弃的单子,他都会做,因为他相信积少成多,一直去努力,量变一定会形成质变。

“我们要对这个时代有信心,只要你有才华、够努力,那你就能在这个时代被看到,大家就会为你的才华买单。”微躺青年冉祥飞说,他很感谢这个时代。

只要够努力,每个人都可以被看见。/《未生》

Helen成为微躺青年的过程同样顺其自然。

为了给爱犬找个家,她投入所有资金开起宠物民宿;遇上资金周转困难,就用主业养活副业;民宿干得有声有色,她却没有被财富所累,仍然每年带着爱犬出去自驾游。

一切生活和职业轨迹看似误打误撞,实则水到渠成。

承认自己一直处于焦虑之中的朱河存,则用了一段时间来调整微躺的角度。

自律监督师的工作性质几乎消磨了他所有的时间:“社交活动少了很多,想游泳想了四年也没去成,约女生看电影、吃饭,我永远在看手机。”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完全被束缚住了,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怎么飞也飞不出去的小鸟。

2017年,朱河存实在坚持不下去,关了淘宝店,开起线下游戏工作室。突然有一天,他心情很不好,就发了一条很丧的朋友圈,结果睡醒一看,收到了几十个老顾客的暖心评论。

没过多久,“作死杂货铺”重新开张。朱河存说,是这些暖心评论和每次顾客发来的喜报让他一直坚持下来。

自律监督师这份职业影响了朱河存的生活和性格。/受访者供图

尽管朱河存认为自己至今还没有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到平衡,但长期的监督师从业经历也让他的性格变得更加安静平和。做监督师之前,他的爱好是到处玩,如今他的爱好变成了喝茶,去浴池泡澡、搓澡,拿着单反相机四处拍拍照。

通过自律监督,朱河存见识到了当代年轻人各式各样的焦虑,但他和他的客户们通过坚持自我找到了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姿势,不沉湎于完全躺平,知道并且努力修正自己的短板,也会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向前迈进。

“微躺经济”崛起

在充斥着压力和内卷的社会环境中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“微躺”,这是一种超脱于社会习俗和既定规范之外,追求适度、平衡、自洽的生活姿态。

正如冉祥飞、朱河存和Helen,微躺青年勇于脱离某种固定的体制,跨出反常规、重塑自我的第一步,创造属于自己的独特价值。

在工作和生活中微微躺平,或许年收入并不是很高,目标和结局也并不明确,但他们在物质欲望和人生志趣之间找到一种平衡和自洽,微躺着走向通过自由的羊肠小道。

勇于“微躺”,向内得益于“微躺青年”对于“工作”这一概念的重新定义,向外或许可追溯到平台经济飞速发展带来的“小世界效应”—— 在互联网构建起的平台世界中,喜爱陶瓷的人一定会逛到冉祥飞的店;热衷带着宠物旅行的猫奴们一定会发现Helen的宠物民宿;急于克服拖延症的年轻人也一定有机会成为朱河存监督的对象,或早或晚,或间接或直接,需求和供给总会相遇。

冉祥飞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正好赶上了电商经济腾飞,淘宝成为他对外展示的窗口,将他的设计与全世界联结在一起。

通过开网店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能够看到冉祥飞及其团队正在做的事情。“即便你身在美国,只要打开淘宝,你就能看到我们的产品了。”冉祥飞认为,是开网店拉近了他们与消费者的距离。

日积月累之间,客户也和他产生了一种无形的默契。客户很少会跟客服聊天,一般看中了东西就直接拍。“这比较符合我们的工作性质,也省去了我们很多时间,因为我们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陶瓷,没有太多时间回复消息。”冉祥飞说。

同样,平台经济让00后朱河存帮助三万多顾客克服了拖延症;疫情中,Helen在飞猪平台上开通直播,渡过了经营难关,让更多人关注到宠物民宿和相关产业。这是一个平台经济突飞猛进的时代,平台创造出机会均等、规则均等与权利均等的互联网环境,释放出巨大的发展潜力。

更重要的是,平台经济为年轻人提供了一种反传统、不焦虑、不内卷的就业选择,更在关键时刻保护了微躺青年的自我,为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提供了更多自我生长的可能性。

比如村上春树,被东京神宫里的一场棒球赛击中心灵,由此打开写作的开关。

躺平内卷青年
更多推荐